《野蛮游戏:疯狂丛林》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野蛮游戏:疯狂丛林》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小时候打任天堂游戏超级玛丽,不由自主会想说:哇,吃到这个香菇长大了丶摘到这朵金花开始发射子弹丶或者不小心掉到水沟里死翘翘,只剩下两条命了!纵使所有小孩子都知道这只是电动游戏,可是玩久了,总会有种错觉,自己就是那个要打败恐龙大魔王丶拯救美丽公主的水管工人。

《野蛮游戏:疯狂丛林》便是一部描述当玩家真的掉落到游戏里面的电影。

电动游戏分为很多种,有像《快打旋风》那样的格斗游戏丶有像《浪漫跑车之旅》那样的赛车游戏丶有像《三国志》那样的策略游戏丶有像《洛克人 》那样动作游戏丶也有像《勇者斗恶龙》那样的角色扮演游戏,当电影是以玩家真正「虚拟实境」为题材,这部电影会如何呈现,很大程度决定於它是关於什麽类型的游戏。

为了强调特效和刺激,电影理所当然是设定为动作游戏,但《野蛮游戏:疯狂丛林》特别的是,它加了一些角色扮演的元素在里面。

现在手机游戏盛行,玩游戏的年龄层和性别不像以前主要集中在男孩族群,如果问打游戏长大的重度玩家,他们对於游戏的深刻记忆是什麽,相信一大部分会津津乐道他们曾经废寝忘食丶花几十个小时所玩过的角色扮演游戏,例如鼎鼎大名的《太空战士》丶《勇者斗恶龙》等。

这类角色扮演游戏都有一个固定发展模式:主角一开始经验值为零,随着剧情开展丶走到游戏世界各个村庄角落丶遇到参与冒险的夥伴,逐渐打怪升级丶累积经验值,团队各个成员一起成长,最终合力打败一开始所设定的大魔王,完成游戏最终目标。

打从一开始,电影很巧妙地将角色扮演游戏中最吸引人的成长要素,铺陈青少年人格成长的主轴中。

以电影(游戏)的逻辑思惟来看,想让一个人成长,最快方式是把他(她)变成一个完成相反的人。

瘦弱胆怯的电玩宅男,在游戏中摇身一变肌肉猛男的巨石博士,害羞内向的教室边缘人,在游戏中选的是极端相反的铁拳辣妹,高大强壮的足球队员,偏偏被强制变为短小不起眼的工具人跟班,没有手机浑身不自在的校花正妹,应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是矮胖的地图学和植物学博士,当然,没有配备手机。

蛮横霸道丶以欺负别人为乐的冰箱

电动游戏为了着重娱乐通常都是直线发展,一路玩下去,沿途许多暗示或明示,玩家不难找到线索继续玩下去。《野蛮游戏:疯狂丛林》也是如此,经由吉普车大叔「不厌其烦」的说明丶「开场动画」丶「看到」地图丶「逐个地区」往下闯关,和打电动一样,只不过电影里那些主角,是名符其实以「身历其境」的方式体验。,这里面当然有很多一般动作电影可以发挥的地方。

除了如同动作游戏般的精彩刺激外,《野蛮游戏:疯狂丛林》还有两个略带刻意的安排,为这部电影增添了深度。

前面提到角色扮演着重於游戏主角本身的成长,玩家在打电动过程,分享了这个成长的体验丶为之着迷,电影里面的主角群,则是在真实的游戏「PLAY」中成长。

死去一次之後,才感受到最多三条命的珍贵;吃了蛋糕暴毙之後,才痛悟所谓角色弱点不是开玩笑的;陷入絶境之後,才勇敢发挥游戏赋予玩家的强能力设定;碰到其他里足不前的玩家(水上飞机),才了解一不小心会被困在游戏中20年;合作过关之後,才明白团结互补发挥战斗力的重要性。

「戏」如人生,所有成长都是属於自己的。即使於虚拟实境中,只要遭遇过挫折,克服之後心灵变得更加强大,经验值和等级就会提升。《野蛮游戏:疯狂丛林》中各个关卡,一关比一关难度更高,如果把刚进入游戏的主角群,直接丢到最後一关,絶对是有三十条命都不够用。这里面并不是因为游戏给各个角色多配备了神奇道具或法宝丶玩家也没有开金手指为自己偷加能力值,而是角色(玩家)更懂得利用本身原始所具备的各项能力,综合发挥,而其中有一点到最後更显重要:即使有可能「GAME OVER」输掉一切,也要奋力一搏的勇气。

人生如「戏」,在游戏状态中有所成长,回到非游戏状态,只要人格维持同一,心灵经验值仍然是增加的。电影各个玩家在游戏中共同冒险犯难,已经培养出革命情感,回到现实生活仍然是革命伙伴,在游戏中历经被硬塞到另一个极端对立的「身体容器」,回到现实生活,恢复最习惯的自己,更能从容地处理先前一直隐藏丶或者无法解决丶或者视而不见的人格缺陷,也许依旧不能完全改善,但至少,絶对有勇气去拼看看了。

毕竟,在「如真似假」的游戏中,都可以赌上真正的生命了,这个小关卡又算什麽呢?

看完电影,走出电影院,开车回家在较为陌生的道路上,手握方向盘,不禁有种自己是否在电动游戏中的错觉。

不禁有种自己是否在电动游戏中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