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纯粹理性批判》1781年初版序:我的哲学文艺复兴

大学时读完英文版柏拉图《对话录》,毕业当兵後在台北工作,陆陆续续在熟悉的双叶书局买了好几本哲学原文书,其中一本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然而开始出社会工作,把学生时代许多东西丢了,我本来一直以哲学是终身信仰,终究还是荒废了好几年,那几本大部头书早扔到不知哪去。

如今工作有成,稳定丶空闲,回过头来,逐渐感觉到没读书的这几年,那块田地乾裂已久,「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想再要有一点活水进来,不买纸本书,但是入手Amazon Kindle,把那本「The Critique of Pure Reason」找回来了。

事隔多年,经营一个还算不赖的部落格,出几本Excel书籍,赞赞小屋打算用写文章方式,札记哲学阅读的心得,不枉自己再怎麽说也是哲学系毕业的怪枷。

古往今来哲学界分很多流派,德国观念论以宏伟严谨着称,康德大老更是其中王者,每次听到三大批判都不自觉立正站好,一直心向往之,而阅读康德为自己《纯粹理性批判》写的序言,从一开始就可以感受到这位思想家直白丶直率的风格。

「Human reason is called upon to consider questions, which it cannot decline.」

开宗明义康德提出大哉问:人的理性本质上会自动渴望求知,无可避免地会从经验出发,但经验带来数不清的疑问,平息这些疑问必须有个超乎经验的法则,但人的理性无法检证超乎经验的法则,於是落入困境,这个困境便是形上学的缘起。

紧接着康德以时间作为例子阐述。

「时间」被宣称为所有科学之母,但总是有些少数的怀疑论者不置可否,直到洛克(Locke)提出人类悟性论,时间命题似乎有了新的进展,然而洛克没有把时间提高到经验之上,形上学困境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於是事情又回到了原点,时间的超经验性被当作是近乎独断的教条主义。

由此,康德提出他自己的主张,也可以说是写《纯粹理性批判》的动机:「……the critical investigation of pure reason. Our age is the age of criticism, to which everything must be subjected. ……the question regarding the possibility or impossibility of metaphysics.」康德用了点篇幅阐述自己的方法论,他是本於经验去审思理性,经过一丝不苟和一条不缺的严密检视之後,康德认为自己得到了本於经验丶但是超乎经验的法则,亦即着名的「先验观念」,而这个漫长的检视过程,便是一整本的《纯粹理性批判》。

介绍完着作的内容动机之後,康德将论述转移到写作格式。他认为展开这项思惟「大工程」有两个条件:可信度和清楚度,并且这两项条件为读者合理的要求。

在还没开始阅读书本内文,光是看康德在序里面对於这两个条件的展开,读者应该就要有心理准备,这是一位「纯粹理性阐述」的大哲学家!

首先在可信度方面,想达到先验基础的高度,像意见丶假设这样的程度是不容许的,所提出命题必须是絶对的必要性。康德自信在这方面他做得很彻底,但同时他把成功与否留给读者判断。为了强调自己努力的过程,康德大概带过了书本各章的梗概,总结是以两个面向探讨理性如何本乎经验丶超乎经验,一个面向为纯粹理性的对象丶另一个面向为纯粹理性本身。然後康德再次保留自己仅仅提出观点,读者仍然可以有不同的观点,但康德还是希望读者可以多多参考他辩证论述的过程。

在这些篇幅的字里行间,隐隐浮现一个哲学家身影,在孜孜不倦地辛勤写作思索之馀,尽管总是孤独一人在进行的伟大工程,哲学家脑海里有个假想读者,他不强迫这位虚拟读者全盘接受自己的心血结晶,但很希望……能够「感动」读者。

在可信度之後,接着为第二个条件:清楚度。康德认为是逻辑清晰和举例说明,在逻辑清晰方面康德很有信心,因为它正是全书内容的根基,然而康德也自承,光是要论述解答完所有命题已然耗尽他所有心力,所以这本书在举例说明方面是不及格的。对此康德有两点解释,首先这本书不是写一般普罗大众的,再者他认为举例虽然帮助说明,但同时模糊了焦点,阻碍了读者对於核心观念有清楚的直视理解。

最後,如果有任何不足之处,康德希望读者可以协同合作,因为形上学是如此纯粹讨论理性丶如此完整严谨的学科,值得追求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