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与会计,学习与实践

财政部税务入口网

走进大学图书馆,不管什麽时候,有两个基本族群,一个是还没拿出厚重的会计学课本丶先掏出计算机的会计系;另一个是桌上永远摆着一本小六法丶还有各式各样法学书籍的法律系 。会计系是初会丶中会丶高会念上去,小考中考大考不间断, 法律系是民法丶刑法丶公法丶诉讼法形成一个完整的法学体系,大学四年就是把这个体系一块块补起来。会计系和法律系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第一类组里面,学校所学跟以後工作完全正相关的两个科系,因此,念书很重要,

我修初会是第一次修商学院的课,非常认真,每堂课都去上,把一本笔记本每一页写得满满的。到了中会,我暑假已经把原文书念完,开学後不怎麽去上课,不过考试会准时到,最後分数还不错。法律系印象最深刻是修黄教授的债法,那时候参加台湾文学社,社团里有社会学系丶医学系丶还有我哲学系,全都跑去修这门课了。一个可容纳300多人的大礼堂,堂堂爆满,讲台前会放个录音笔,法律系学生轮班把上课教授的话,一字一句打成文字档案,每次上课,把上一堂课笔记印出来发给大家。有时候觉得奇怪,明明有「原音重现」的共笔,为什麽还这麽多人去上课,我自己是因为社团的人去,所以常常一起去,中间翘了几堂,场场爆满是实至名归,现场听听法学教授分享还蛮精彩的,不枉大学如此。

大学很喜欢美国的一部法律影集:《The Practice》,对法律工作非常向往,把法律系主要必修课都修了,。即使现在毕业後做会计工作好几年,听到「正义值得不断被争取」这句话,仍然超有感觉。大学修过的那些课丶受过的那些法学训练,对我人生有三个影响:

一丶法学院教授在课堂上常常讲丶因此共笔上看到好几次的:「持续的量变最终会带来质变。」这句话於工作用处不大,但是在念书考试和追求人生梦想的路上,成为我的信仰。以最近而言,我在部落格写文章五年了,总共七百多篇文章,有影评丶有小说丶有散文,除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Excel之外,其他类型文章没搞出什麽名堂,但我还是继续埋首落笔,不曾懈怠丶预期往後人生也不会松手。支持我一路走来的就是这句「持续的量变最终会带来质变」,所以很希望明年或後年,在出了五本Excel的书之後,能出本电影或小说的书,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如果人生必须有一种态度,我的态度就是写文章,一直写文章。

WTO世界贸易组织

二丶不管是修哪一门法律系的课,每堂课都有好多的法条,但是每个教授讲课的精神都是一样,重点不是背法条,而是了解法条背後的立法精神,所以我大学时候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有句话叫「苟通法理,六法全书皆为我注脚」,还有一项是学法律跟张三丰学太极拳一样,学到最後最高境界,是把所有招式忘光光!那时候写起来还挺得意的。

毕业後我跳不开会计圈,这一行很讲究对数字敏感,但我一直没感觉。问我这个月营收多少丶这个月净利多少,我常常答不出来,甚至连毛利率也说不上口。不过笨的人有聪明方法,我电脑里面随时维护完整的资料库,分门别类整理清楚,所以给我一分钟,举凡会计资料只要经过我手,马上电脑资料库里叫出来。这个方法再怎麽好,但实际工作过的人应该都能体会,老板很忙丶很不耐烦,当场问当场答不出来,场面很难看,当场黑掉,非常吃亏,而且是当主管的大忌。

我总觉得就是修了法律系的课受过法学训练,养成了不背东西的习惯,怎麽也背不起来。大学以前我成绩都不错,毕业之後会计师就是考不上,在大陆也只敢报名最低阶的会计上岗证和N5日文能力测验。幸好一路跌跌撞撞到现在,也干到了主管职,应了万妈的那句话,学会计一定能赚个小钱。

认清自我很重要,我就是记性不好反应慢,人格特质职场吃亏,但有耐心建资料库条理清楚,勤能补拙勉强过关!

三丶纵使没任何相关学历,我自认受过正规的法律训练,阅读法条没有障碍。在事务所客户喜欢问杂七杂八的税法问题,我来者不拒丶保证专业,认真到组上经理都有意见了,认为审计是查帐,税法东西就转给税务部即可,无论如何,最後还是建立了一套自己的会计税务法规资料库,算是会计与法律的结合,对我求学背景的交待。後来离开事务所,外派越南和大陆,我乐於直接接触深入当地税务法规的原始文件,越南是看英文,大陆是看简体,最短时间把专业资料库架构起来。

除了共同基本的会计税务之外,因为工作需要,也有间接碰过其他法律体系。在越南是直接上WTO官方网站,了解原产地证明和最惠国待遇的相关实务,成功达阵之後,公司规划让我接管关务部门。後来另一家公司外派大陆之前,中小企业没有专门的法务人员,老板娘直接当我是法律系毕业,让我帮忙写存证信函,我应该写得有模有样,因为一年後老板娘还记得这件事。後来踏上大陆,公司处於深怕海关来查厂的恐慌,我算是理出一套可行的方案。另外大陆出口退税真不是普通的麻烦和独特,基於联网核查的大数据原则,必然要接触三位一体的海关外汇税局。总之,我都是建立了完整的资料库,老板找我丶别的部门打电话过来,我第一时间老样子答不出来,但给我十分钟,回起信来条理有据。

大学後悔念了那麽多书,但真的,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希望有天能用到哲学。

海关总署